龙车网 > 社会 > 不想生孩子,这个国家可能从地球消失?
不想生孩子,这个国家可能从地球消失?
2019-11-08 20:14:36 来源: 社会

“请为国家生个孩子!”虽然这句话是个笑话,但它符合韩国政府近年来的心情。

昨日,韩国统计局发布预测,韩国人口将在2028年后继续减少。世界第11大经济体去年的总生育率仅为0.98。韩国媒体自嘲是“世界第一”。

韩国生育率下降

一般来说,为了维持总人口,总生育率需要达到2.1。因此,专家预测,到本世纪末,韩国总人口将减少到目前水平的一半。

牛津大学的大卫·考尔曼也警告说,由于人口减少,韩国将是第一个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

为了刺激生育,

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是...

为了应对人口危机,韩国政府自新世纪以来一直在加大政策力度。韩国《中央日报》称,自2006年以来,政府已经颁布了100多项生殖奖励政策。

过去三年,韩国政府投资117万亿韩元(6922亿元人民币)刺激生育。其中包括:

1.向抚养婴儿的家庭提供直接补贴;从怀孕到出生第一年都有补贴。例如,首尔每月向抚养5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提供大约88美元。

2.向儿童娱乐中心、儿童保育中心等投资补贴资金。以提供低成本的服务。

3.将最长工作时间从每周68小时缩短至52小时;抚养8岁以下儿童的父母每天可以少工作一小时。

4.政府中的文在寅还计划“在小学入学前免除医疗费用”,增加对单亲家庭的支持,补贴企业给予父亲带薪“陪产假”,并增加从事双职工工作的妇女的福利...

在首尔这样的大城市,为了营造一种“母子友好”的氛围,孩子们可以在餐馆、咖啡馆和其他地方玩耍。有时可以点一杯饮料让孩子们玩一天。有孩子的家庭可以免费停车。有些地区有不错的娱乐中心,2小时只收2000韩元(约合人民币12元);政府资助的儿童保育中心可以免费寄养儿童长达12小时...

然而,这些措施显然尚未立即生效。

“政府补贴无法让女性相信生孩子是一个幸福的选择。”韩国媒体评论道。自2001年以来,无论政府如何鼓励生育,韩国的生育率都不高于1.3。

有些人认为,对女性来说,高薪和低薪=不愿生育;对家庭来说,高投资低回报=不敢生育;对于城市青年来说,高压力和低意义=不要逝去。

当然,韩国社会是有原因的,但总的来说,年轻的韩国人不是特例。就生育率而言,整个东亚经济表现不佳,所有经济体都处于世界的底部。

台湾是1.06,香港是1.07,新加坡是1.14,但是日本是1.42。

中国大陆去年的估计生育率为1.46,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农村地区的支持。随着城市化进程,总出生率预计将接近大城市。

北京的生育率为0.71,上海为0.74,低于东京和首尔。虽然二线城市的生育率略高于一线城市,但低于1.0。

因此,中国面临的人口压力不比韩国低。

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

东亚的年轻人通常不愿意生孩子,原因很多,大多是常见的问题。例如,高房价、高就业压力、工作场所的激烈竞争、长工作时间、抚养孩子的高成本等。这些压力促使年轻人选择不要孩子——甚至选择不结婚或不爱。

所有这些都可以归结为一种,叫做“生育不起”:“即使生育不起,抚养不起;养不起,学不起;如果你有能力学习,你就没有能力结婚。结婚不起,生来……”

尽管韩国有各种各样的补贴和支持,但在抚养孩子的父母眼里,这还远远不够。

例如,为有两名雇员的繁忙家庭建立了一个日托中心,全天免费寄养儿童。然而,问题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没有时间陪你的孩子了,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电影《燃烧》聚焦于阶级固化的问题。

虽然韩国是国内生产总值意义上的“发达国家”,创造了经济上的“汉江奇迹”,但大部分财富都落入了富人阶层。普通人正遭受高价之苦,担心随时会被淘汰出局。普通人非常焦虑。

韩国电影《燃烧与寄生虫》在过去两年里赢得了国际声誉,都聚焦于社会阶层的固化。

在就业压力下,韩国也成为了一个主要的加班国家。对女人尤其残忍。

虽然政府规定妇女可以休三个月的带薪产假,但最多一年,事实上,不到五分之一的妇女敢休这种假,因为她们担心离开公司太长时间后回来时会无处可去。

韩国戏剧《天空之城》聚焦教育竞赛

为了提高孩子在工作场所的竞争力,防止他们落入下层阶级,城市的中产阶级家长不得不参加激烈的教育竞赛,以确保孩子的“高级工作权利”。

纪录片《对学习的背叛》介绍了韩国高中生每天平均有12个小时忙于家庭作业。超过70%的学生说,如果他们休息一下,他们会感到“内疚”。

在首尔的中产阶级中,孩子们通常把大企业月薪的一半花在学费上。

我们都非常熟悉这一现象。

考虑到抚养孩子的教育负担,政府补贴只是沧海一粟。只要根深蒂固的学术至上主义没有改变,出生率就很难恢复。

“想不到生活”是对女人的报复吗?

除了“不能生育”,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想生育”,特别是对妇女而言。

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拥有生育自主权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现象,也是世界上的普遍现象。

然而,作为独立的女性,为什么东亚城市的生育意愿低于许多欧美城市?

作家周卫曾经解释过。他认为东亚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太快,带来了两个看似矛盾的结果:一方面,它鼓励妇女进入工作场所并实现自我实现;另一方面,传统的宗法制度和宗法结构依然存在。

由于这两个阶段的冲突,东亚社会对分娩妇女的支持严重不足,这自然会导致“妇女的复仇”——韩国媒体会生动地称之为“分娩罢工”。

在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也有妇女不想结婚的现象。然而,社会不仅在物质方面,而且在法律和社会意识方面,为婚外生育、单身母亲和收养家庭提供各种支持。

例如,在法国和英国,40年来非法出生率从6%上升到8%,再上升到40%到42%。根据丹麦的统计,2010年后出生的婴儿中,超过35%是非婚生的。

这些措施也有助于稳定甚至反弹他们的总生育率。

在周卫看来,独立女性“不想生孩子”的问题在中国更为复杂,因为与日韩相比,中国女性获得了更完全的独立,工作环境也不允许她们生更多的孩子。

“人口红利属于国家和社会,但分娩的成本却落在你自己的肩上,这自然会让许多人‘不敢分娩,即使他们愿意’”,韦周评论道。“这是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逻辑,大致可以称为‘强权的单边主义’:只考虑你自己的需求,不考虑你的困难。”

你不仅不想要孩子,也不想要爱情和婚姻。

据韩国人口研究员赵成浩(Cho Sung-ho)称,出生率低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已婚夫妇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第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单身。他认为后者是更重要的原因。

韩国的结婚率近年来一直在下降,去年达到5.0%。中国也在逐年下降,去年为7.2%,上海为4.4%,浙江为5.9%。

韩国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做“新生代”(N Cast Generation),它可以生动地解释为什么年轻人选择单身。起初,2011年出现的词也被称为“三代”,即放弃约会、结婚和生孩子。

2015年,它增加了放弃人际关系和买房的数量,变成了“五投”。

2016年,它演变成“七次投掷”——放弃梦想和希望;

到了年底,它变成了“n扔”——想要放弃一切,不期待任何东西。

这在东亚也很常见,但也有一些韩国的原因。

媒体人士南黎明说,韩国人对爱情非常开放。许多青少年有“男朋友”和“女朋友”——事实上,他们是异性非常亲密的朋友。他们和成年人说的不一样。因此,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仍然需要不断地分析和测试才能得到答案。

此外,韩国社会过于强调追求梦想的氛围,年轻人会认为没有梦想是不幸的。然而,“追逐梦想的旅程没有终点。许多沉溺于追求梦想的年轻人实际上很难对婚姻生活感兴趣...婚姻生活是追逐梦想的绊脚石。”

一对疲惫的韩国新婚夫妇。据统计,韩国婚礼平均花费4万美元。加上住房和其他问题,年轻人结婚的意愿逐年下降。

此外,由于韩国偶像剧文化的流行,主角大多是富有的第二代帅哥美女,生活高端精致。它给年轻人减压的错觉,但同时也提高了择偶标准。似乎如果你不遇到这样的人,却像那样生活,那就不值得结婚。

英国广播公司采访了一些未婚韩国女性:“你为什么不结婚生子?”在收到的回答中,最明显的原因是他们不想降低生活质量。

随着城市生活变得越来越方便,单身年轻人真的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

独自旅行,独自吃饭,独自看电影...

韩国超市供应的“单香蕉”

将用餐区分成不同空间的餐馆;有一个“一个人吃饭”的外卖网站;在超市里,有很多食物一个人打包:一个鸡蛋,一个人米饭,一个苹果大小的西瓜,一天一根香蕉。

也有许多网络名人分享独居的生活方式。商场为独居者定制了家具和家用电器...

在电影院,一些外侧座位将与其他座位稍微分开,以免让单身人士尴尬。

这可以说是非常体贴的。

在“我独自生活”这样的综艺节目中,看到许多聪明的艺术家独自生活也会给年轻人一些安慰。

单身人士家具

单身女性公寓每天24小时都受到监控,没有死角,值班的“管家”、维修人员和保安人员都在巡逻...

统计数据显示,年轻女性对独居的满意度高达80%。

“讨厌被打扰,不追求婚姻”

“新单身”也出现在社会中。这是一个特殊的词——不同于那些消极的单身者,它指的是享受单身文化的年轻一代:经济独立,积极拥抱数字时代,强大的消费能力,厌恶干涉,不追求婚姻...

有一组数据,这个概念并不是不相关的:

韩国是世界上性玩具消费最高的国家,2017年人均支出为526.86美元。

在这种氛围下,独居人口占韩国总人口的14.6%。中国的比例相似,去年超过2亿单身成年人。

去年,韩国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初婚年龄分别为33.2岁和30.4岁。婚姻数量连续七年下降,达到46年来的最低水平,而离婚数量继续增长。——这也与中国主要城市的爱情和婚姻状况高度一致。

总的来说,韩国社会在家庭观念、教育意识、工作场所文化等方面与中国非常相似。它非常适合用作“警告”,甚至同时发生。

“当我去上学的时候,我觉得单身是不能交朋友的人。但是现在,我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倡议。社会竞争太激烈了。你必须把全部精力花在工作上。谈论朋友是次要的。”年轻女孩朴珍娜是这么说的。

这篇文章来自:welens。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有趣的内容。

福建11选5投注 天津快乐十分 江苏快三投注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


[ 责任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