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车网 > 综合 > 明朝的地理版图有多大?治理水平如何?对近代中国版图有什么贡献
明朝的地理版图有多大?治理水平如何?对近代中国版图有什么贡献
2019-11-20 19:10:50 来源: 综合

今天我们将继续讨论“现代中国领土的形成”(每个星期天我们将尽力讨论一个历史问题)。在上周的文章中,我们首先从国家理论和国家建设的角度对古代中国和现代中国的差异进行了比较研究,澄清了古代中国国家制度下的几种类型的“前民族国家”或“民族共同体”。既然我们有了研究工具和比较标准,我们就可以正式开始这篇文章了。

永乐时期的明代版图

今天,我们将从中国古代倒数第二个封建帝国——明帝国开始,梳理清帝国在与明帝国“继承命运”时从明帝国继承了多少“固定资产”。

明代雨养农业的统治

在古代中国,中央农耕民族及其勋伯格集团建立的封建中央帝国,无论来自哪个地理区域,在“统一全国”的主要任务中,几乎都要突破以下障碍:就地立足、对外扩张、争夺中原、统一全国。

明长城

明帝国的“主要任务”也未能避开习俗:从李中在豪州(今安徽凤阳)的崛起,到其向长江中下游的扩张,再到陈有良、方国珍、张士诚等南方分裂势力的战败,这些势力开始进入河南、山东等中原地区。最后,“全国统一”基本完成,标志是洪武元年八月元顺帝从哈拉和林外逃,大部分明朝军队入侵,至少从那时起。蒙古草原以南、河西走廊以东、云贵高原以北、粤桂大部分地区都已纳入明太祖朱元璋的管辖范围,无疑成为近代中国领土和边界的“第一块基石”。

但是,农耕民族的雨养农业(利用自然降水作为水源发展农业,但不要过多的人工灌溉)的范围不仅仅包括上述地区,毕竟胡焕勇先生画的“黑腾线”也包括中国东北大兴安岭东部和整个云南地区。在控制和将这两个地区置于中央政府管辖之下时,明帝国可以说是“得与失”:

明代治理的“德”

说它“可用”主要是指明朝对云南中部和东部地区的控制远远超过元朝:元朝在云南的行政制度基本上遵循“任命统治和多重制衡”的常规,这为元朝在云南的统治埋下了隐患。在经历了“两京之乱”(忽必烈和阿里布格的内战)和云南“金牙之乱”之后,到了元末,异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分裂和自力更生的思想相当盛行。洪武十五年,明朝军队在总司令傅友德的领导下进军云南,按照朱元璋的意志做了如下事情:一是坚决拒绝大理王国要求臣服和继承统治的请求,成立云南省司令员和云南省司令员负责云南的政府和军事事务,镇压蛮族叛乱;二是取缔大量地方文本,切断云南地方势力的文化思想遗产,减少其与中原文明的异质性。第三,大量中原移民移居云南,洪武二十五年,他们立穆盈为守卫云南的明朝将领,贵州和王宁国王,他们的后代继承了世界重镇云南的贵州公爵宝座。历史上包含“自傅、蓝、穆三位将军上台以来,徐苑遗留下来的李将军又清理了一遍,不认为要收回旧物,而是认为第一次出手,在官方书籍《反对派简编》中,都交了一个余烬”。虽然明朝军队对云南蛮族的屠杀政策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但明朝帝国对云南的转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云南是一个从“进贡皇帝”到“直接治理皇帝”的“恶地”。

明代以来云南梯田的发展

同时,明帝国不仅在云南省建立了直接政府,而且进一步扩大了其统治范围。明初,它在滇南设立了“三宣传六舒适”,即滇南缅甸、甘雅、龙川傅玄部,以及九个宣传舒适部(后三个与明朝中央政府失去联系),即穆邦、孟阳、缅甸、800大店、车、老、大古拉、德马萨和地乌拉。这些傅玄和宣威师都是由当地首领领导的。它们是内部遗传的。明朝只授予头衔,没有官方管理。它们本质上介于“附庸”和“贡品”之间。虽然这些当地土著人与明帝国的关系非常脆弱,但他们后来脱离了明帝国的控制。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至少在明朝中前期,印度支那半岛的相当一部分被纳入了古代中国的体系。

明代治理的“失落”

说到明帝国在雨养农业线上的“收获”,我们不得不谈到它的“损失”。明朝建立之初,随着明朝军队进入东北,明朝逐渐加强了对东北的控制。洪武八年设立辽东都督,二十年设立大宁都督,九年设立努尔都督,负责控制和镇压东北的女真和蒙古各部。然而,不可能在东北地区建立稳定的直接统治,也不可能移民到真正的边境——就离海关最近的辽东府而言,太祖洪武在六年内建立辽阳府,但洪武在十年内废除了这一设置,只留下明军驻军在屯驻点。从那以后,明朝对东北地区的控制从未达到应有的高度。

明代卫城:宁远,现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

就几个省会而言,大宁省会下的傅魏昱、多魏延和泰宁卫都隶属于蒙古国维吾尔族部,在政府和军事事务上一直保持高度独立。在明文健元年的京南战役中,多言三卫派出大量兵力协助太子南征,这是朱迪太子麾下最好的队伍(这就是为什么有一个笑话说“元军以汉人打南宋,太子以蒙古人打南京”)。既然龙有功德,奖励是不可能的——就在这边靖难之战之后,那边大宁陡寺的领土被永乐皇帝分割到了五粮河。明朝历史记载:“成祖选择了其中的3000人为突袭部队而战。全国已经确定,永乐皇帝王南昌搬到保定,为了补偿以前的工作,他放弃了所有三个卫兵。”永乐元年,明帝国放弃了大宁。然后是维吾尔人解放自己的时候了。双方断断续续地战斗了两百多年。这是上述“外国宗族经常在“诚实”和“不诚实”之间无缝转换”的一个直接例子。

话虽如此,已辞去职务的大宁说,他负责建立辽东,首府即墨。辽东的唯一优势是它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至少直到努尔哈赤带着“七大恨”开始他的军队,那时辽东地区理论上仍在明朝的控制之下。然而(我们不得不再次说“但是”),这种控制在后期越来越弱。虽然建州的左、右侍卫被明朝授予很长时间,但他们也向明朝进贡。为了争夺地位,他们偶尔会演奏《你看到了什么》(毕竟是东北人)。然而,总的来说,建州的女真部作为外来的附庸,到了明朝后期变得越来越不诚实,并开始与维吾尔人并肩作战,对抗明朝。在这个意义上,努尔哈赤,谁担任大明龙湖将军,并在他的指挥下的国家,作为中国古代制度的附庸没有问题,但明朝帝国没有控制土地。

至于努尔戆徒公司及其下属的北山女真人和海西女真人部门,在明朝的眼里是一片混乱。甚至女真各省的实际控制范围以及人口和牲畜的数量都不清楚,只给所谓的规则留下有限的贡品。此外,事实上,明朝宣德九年(1434年),努尔戆徒的行政公署已经从黑龙江河口迁到辽宁开元。这一行动基本上标志着明帝国对东北边疆地区的态度已经从“资源短缺”转变为“放弃待遇”。甚至人们对此也不清楚,更不用说将领土置于实际控制之下了。

明朝对蒙古、新疆和西藏的统治

说了明帝国对农耕民族的雨养农业线以内地区的实际控制和约束之后,我们可以看看长城以外的内蒙古、新疆和西藏,看看明帝国对这些“边缘地区”的控制和统治。

大明统一

统治蒙古

事实上,与明帝国对云南的直接控制和对东北的“名义上的占有”相比,它对上述三个地区的统治甚至更弱:首先说蒙古,实际上在明帝国初期,明军对从北方逃离的残余势力保持着强大的战略压力。洪武时期,明军进行了五次北方远征以消灭残余,其后的永乐皇帝也进行了五次北方远征。然而,在明初,虽然对残余势力的进攻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未能在草原上建立起相对稳定的统治。相反,在消除蒙古的战争潜力后,它退出了草原,建立了著名的“九边”制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依托燕山山脉等河流通道,逐渐建立起以长城为线、军事城镇为点的要塞防御体系。然而,由于这是一项防御性的战略政策,明代对蒙古草原的控制可以看出:在英国宗主教正统统治的第14年(1449年)发生了民事要塞的变化,这被认为是明初最大的军事灾难,然后在嘉靖二十九年发生了“耿旭变化”。蒙古塔塔儿部负责人阿拉坦·汗(alatan Khan)突破古老的北门,一路行进到北京的城门,强行迫使明帝国“授予头衔,开放边境贸易”(另一个有趣的细节)。

从这里,我们可以发现明帝国基本上能够压制早期活跃在蒙古草原上的蒙古帝国的残余势力,它只能象征性地干涉蒙古各部的政治局势。为了证明帝国实际上可以拥有蒙古草原各部,即使严肃的历史学家也不会同意。

统治西藏

与明帝国对草原部门的控制水平很低,经常打啊打啊,无法实际控制相比,明帝国对青藏、川藏甚至魏藏地区的控制似乎有些有趣——一方面,明帝国的军事和政治力量从未渗透到西藏地区,对西藏地区征税和征徭役总比什么都没有强。然而,另一方面,明帝国一直通过“委任统治和分权”的方式有效干预西藏的政治局势(显然是在元帝国之后)。

唐卡,由明朝授予法国大仁慈王

简单地说,就是“拉一派打一派”。通过尊称、授予头衔和赠送礼物,它鼓励西藏相对弱小的封建领主与强大的封建领主对抗。仅在太祖洪武皇帝统治时期,明朝就封了四位大师。在成祖皇帝统治时期,除了五个国王、两个法国国王和两个佛教儿子,它还封了九个大师和十八个大师。封一堆野生仁波切的结果是明朝末年,整个西藏地区没有明显的现象。然而,西藏地区在明代一直处于“贡品不像贡品,诸侯国家不像诸侯国家”的状态,从未真正被纳入明帝国的控制之下。

成化皇帝给噶玛巴的圣旨

统治新疆

至于新疆地区,与明帝国的关系更为遥远——明帝国刚刚建立时的新疆地区仍属于蒙古血统下的东察合台汗国(在明朝历史上也被称为彝里巴里)。东察合台汗国灭亡后,其旧地及其臣民被蒙古回鹘(伊斯兰蒙古人)制度下的叶尔羌汗国吞并,明帝国对此一系列吞并行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然而,16世纪吐鲁番汗国向东入侵,并在明初吞并嘉峪关以西七卫管辖的领土,七卫所有的人都搬进来了。从那时起,明朝就与西域完全隔绝了。

通过以上详细的分析,我们现在可以清点明帝国留给清帝国的“固定资产”:皇帝统治下的中原基本完整,云南地区已经并入版图,东北地区不用说本身就是清帝国的起点,蒙古草原和西藏地区充其量只是一个弱小的附庸,新疆地区只是一个弱小的朝贡关系。

明朝第四年(162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入侵台湾,并用葡萄牙语命名为“福尔摩沙”。

至于台湾岛,明朝对这个邪恶的地方没有兴趣。活跃在岛上的不仅仅是明朝的海盗和商人(在许多情况下实际上是相同的意思),还有日本和琉球的浪人,甚至是远方的荷兰人和葡萄牙人。从康熙统一台湾开始,我们将讲述清帝国如何从明帝国留下的“烂摊子”中逐步建立起近代中国的领土。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黑龙江快乐十分 快3彩票 湖北11选5 澳门金沙


[ 责任编辑: ]